日晚则吟

沙雕智障低龄迷信少女



    我喜欢他,从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了。

    但是,喜欢又如何?

    我怕。

    我怕一旦我跟他坦白,我们就会连朋友都做不下去。

    每次我都是小心翼翼的。

    装作坦然,装作只是关系好,装作是好兄弟。

    在他失恋的时候,我们出去喝酒。

    他喝醉了,哭了,还是在喊那个女生的名字。

    我不禁有了妒意。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只能拍拍他的背,说,振作点,天涯何处无芳草,好女人多的是,何必栽在一处。

    他应了几声,与我碰杯,说,兄弟,还好有你。

    我笑着。

    我知道,他不可能是个同性恋,更不可能喜欢我。

    没关系啊,我只要看着他开心就好了。

    我帮他带早餐,跟他一起吐槽教授,跟他......

    就这样过了四年。

    我们毕业了。

    毕业那天,我笑着对他说,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个同性恋。

    他有些错愕。

    我继续说,谢谢你四年来的照顾。

    我很高兴能有你这样的一个好朋友。

    然后我们就此分别。

    我没有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也不可能再说出口了。

    啧,我真是好怯懦啊。

    又过了四年,我本来以为他已经淡忘了我。

    但是有一天,他给我发了个信息,让我参加他的婚礼。

    我去了。

    新娘很美,他们也都笑得很甜,很幸福。

    我也笑了。

    真好,他也找到真爱了。

————————————

短篇小说

随便写写你们也就随便看看

请勿上升真人

不是无中生友


   


忘羡私设

这是一个不正经的忘羡兔兔私设嘻嘻嘻

我好像被木兰诗洗脑了

你叽和你羡是两只小兔子

一黑一白,正跑在路上

你羡时不时就向你叽要亲亲

这时

一个木兰正在轰轰烈烈地回乡

战友们看到木兰是个女仔仔

都惊呆了

战友甲:“哦我的天呐木兰你是女装大佬吗”

战友乙:“不不不木兰你是个男装大佬吗”

木兰(黑脸):“屁嘞!老子是女的!”

战友甲乙:“啊~嘎羧”

木兰:“你看啊,古人说雄兔提起来会扑棱脚,母兔提起来双眼无神,如果两只夫妻兔跑在一起,又怎么分男女嘞,喏,那不就是嘛”

战友甲:“emmmmm我觉得内俩都是雄的”

战友乙:“我也这么觉得”

木兰:“屁嘞!我去把内俩抓过来给你们看!”

然后木兰把你叽和你羡抓住了

提起来

两只都在那里扑棱脚

啪啪打脸了


『漠尚』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2

这就当是上一篇的后续吧 ————————————————

      “大王,我觉得有一点,你做的不如君上。” 尚清华自从回了魔界,就无比清闲,漠北君是什么也不让他做了。现在他正靠在漠北君身上吃冰葡萄。

      “什么?”漠北君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冰镇那些从人界千里迢迢带过来的葡萄。

      “凭什么沈师兄都是被好好的被放在君上的床上,我就只是被挖了个坑埋了?”尚清华颇有点忿忿不平的说道。

      漠北君沉默了。

    “哟,不说话了?是不是我再死一次,你还是这么敷衍?呜...”尚清华吐槽着,说着说着却哭了出来。

      漠北君一下子慌了神,忙安慰道:“清华,我,我不会的,你别走...”

      尚清华哭的更大声了。

      对于这几天尚清华自己的表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矫情。

      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就是想哭而已。

      漠北君被自家小媳妇这时晴时雨的性格搞得头大。

      最后,他决定去问君上。

      尚清华觉得自己应该找我们的绝世黄瓜好好谈一谈。

      “君上,清华这几日回来以后,性子十分捉摸不定。他有时候好好的就突然哭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最好顺着他的性子来,不然,咳。”

       “明白。”

       “瓜兄,我感觉我这两天相当矫情,我是不是回了趟现代甄嬛传看多了?”

       “飞机菊苣,你要晓得,你家那位能被你磨成那个样子相当不容易,好好珍惜吧。唉,冰哥,他,唉。”

       “话是这么个理儿,但是我感觉我太矫情了一点。。。。。”

       “啊,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_?”

       “让柳巨巨暴打你一顿就好了(ง •̀_•́)ง你加油,我跟柳巨巨说一下,再见(ง •̀_•́)ง”

       “不!瓜兄饶命!”尚清华伸出尔康手,往远处悲壮地叫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处境还是不妙。

      两人各怀心事地会回了北疆,试探性地开口。

     “大王...”

     “清华...”

     “你先说...”  

     “你先说...”

     “那,我先说吧。清华,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好啊,要是你觉得我不好就跟我说,不要再一声不吭离开我好不好?”

      尚清华沉默了几下。

      转而一把摁住漠北君的头亲下去。

      漠北君有些惊诧,等他反应过来,抓住尚清华的手一把摁在床上。

      “清华,我可能没办法温柔。”

      “甘之如饴。”

      一夜春宵。

    

——————————————————

哈哈哈哈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沙雕玩意


『漠尚』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尚清华死了,系统最后还是把他送回了现代。

      可是当苍穹山来要尸体的时候,漠北君死活不还。

      漠北君在北疆挖了个坟墓,把尚清华埋了进去。

      漠北君想着,尚清华可能喜欢温暖一点的地方,他那么怕冷。

     于是就叫一群小魔在北疆硬是打理出了一篇鸟语花香。

      可怜了一群小魔,种完竹子又来种草种花。

      时间一点一点流过去,转眼就是第五年的清明节了。

      漠北君还像往年一样,提着个竹篮子去尚清华的坟前看他。

      若是尚清华还在的话,怕不是又要叫他“采蘑菇的小姑娘”了。

      墓碑是漠北君自己刻的,上面写着“北疆疆主夫人尚清华”。几个大字遒劲有力,又是藕断丝连。想要诀别,又有什么断不了。

      漠北君缓缓跪在尚清华坟前,把篮子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放在地上。

      “清华,”他有些呆滞地看着墓碑,开口道,“听说你们江南人爱吃清明果子,我特意去跟江南女子学了,做的可能不太好,你别嫌弃。”

      尚清华确实是个南方人,不管是在书里还是在现实,清明果子,也确实是他记忆里的味道。

      “你说,你都走了五年了,怎么还不回来呢。君上等了沈仙师五年,沈仙师就回来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我在这等啊等,就是等不到你。”

      “你回来吧,我让你打回来好不好?”

      尚清华这是正躲在一棵树的后面看着他漠北君在那个坟前自说自话,他有点心酸。

      曾经霸气的大王,什么时候也会这样失了神?

      渐渐的,漠北君哭了。

      身体是凉的,但眼泪是热的。

      漠北君要走了,他擦擦眼泪,起身,最后对着尚清华的坟说了一句话。

      “夫人,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这时,尚清华忍不住了,冲过去抱住漠北君。

     “大王,我在呢,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漠北君微微愣了几下,转而紧紧抱住尚清华:“好,别走。”

      终于回来了。

      再也不会离开了。

~~~~~~~~~~~~~~滑稽的分割线~~~~~~~~~~~~~~~~

大家好,我是魔界的一个小魔。

本来我是一个士兵,可是却沦为农民。

我先是给君上种完了竹子。

又被派遣到北疆种花。

北疆这地真冷,花苗没过几天就会死。

但是必须听命啊!(ಥ_ಥ)

好不容易种好了。

北疆的疆主夫人又让我们种向日葵。

向日葵!!!

北疆这有太阳吗(ಥ_ಥ)

该怎么在北疆种向日葵啊

在线等答案

挺急的

——————————————

哈哈哈哈这是我在老福特更的第一篇不知道毁了没有